旌德社区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384|回复: 9

大家见识一下县政协委员,医调委工作人员黄福林的工作态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9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月8日,我们患方,要求县医调委经办人黄福林给我们出具一份去医调委申请医疗纠纷的经过证明,一直拿不到一份能反映真实情况的证明,通过县领导接方,今天黄福林让我们去医调委,给我们答复:下面是根据录音整理的部份内容:
根据录音内容整理的关键点
2分43秒:
刘:是信访局要你给我答复,是吧?
黄:是的
10分52秒
刘:你全部讲好了,是吧,后面我可以讲(话)了吗?
黄:你可以讲,怎么不可以讲呢?
刘:好
11分32秒
刘:我的话要求记录的详细点
黄:你讲
俞金红:你讲慢点
刘:第一,今天让你经办人,或者说我的被反映对象来给我答复,我觉得是不适合的,这个是和你(指黄福林)无关。话我要讲。
刘:你刚才也讲了,你(可以)录音,我是在录音。
黄:我们都有录像
16分15秒
刘:在姚局长办公室,我去的时候,先是你(黄)把证明逐句逐字的读给我听,而且手指
着上面每一句话的
黄:****需要这样子啊?
刘:当时是不是这个情况?
黄:我记不清了
刘:记不清了?行,你写(指记录)
刘:当时是黄主任逐句逐字的,指着他(写的)证明的底搞,跟我解释的,问我行不行,
黄:今天是我给你答复,不是你来询问我,懂吗?你也没有权利询问我。
刘:(对记录的俞金红说)也把这句话记录下来,
黄:这个可以(记),记不记也不要紧,有什么关系
刘:怎么不记不要紧哎
黄:你有什么权利叫我们记,只有我有权叫怎么记
刘:我有录音
黄:你录,不要紧
刘:我这有录音,你不记我有录音
黄:我们记的东西,**和你没有关系,这是我们的工作总结,你没有权利来提示我们做事,知道吧
刘:没权利,没权利,我对证明(答复)有疑问的地方要提出(我的意见)
黄:你向信访局去提去,你向信访局说,不应该叫我答复你。
刘:后面的话(问题)我是(在变里)讲还是不讲呢?
黄:后面的话你讲了我们也不会记录,不是你讲要记录就记录,
刘:你讲,今天就到止为止了,是吗?
黄:你有什么权利叫我们记录,就到止为止。
刘:行,我走了。

关于开证明的事,放以后详细说
 楼主| 发表于 2020-4-29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连百姓需要一份真实情况的证明,都不敢出,还配当政协委员吗?
 楼主| 发表于 2020-4-29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纠正前面内容)刘:后面的话(问题)我是(在这里)讲还是不讲呢?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11月26日,因我们与县仁德医院的医疗纠纷(医疗事故),去县医调委找到黄福林,申请调解。过程略……
2019年1月8日,在医调委办公室,黄福林告诉我们,医院不接受我们的赔偿要求,调解结束。同时告知我们通过司法渠道解决赔偿。
到此,医疗纠纷调解结束。我们现在让黄福林出的证明就是证明这部份的事实。证明在医调委申请调解的开始时间和结束时间。这份证明黄福林就是不愿意开。
地产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后续发生的事:
2019年1月22日,我们将医疗事故及仁德医院一级医院做三级手术的超诊疗科目范围的违法行医等问题向县卫健委进行了投诉举报。
2019年1月25日,县卫健委副主作戴黎辉,征求我们意见,说是否接受由卫健委出面给我们再调解,我们同意了。
2019年1月28日,接到黄福林的电话,黄福林在电话里说,因为我们给卫健委写了材料,他受卫健委戴黎辉委托等等。通知我们1月31日去医调委,戴黎辉带人过来调解。6月18日为选医疗鉴定机构黄福林招集双协商了一次,8月28日双方在医调委做最后一次调解,戴黎辉也到了,接了一个电话后离开。8月29日,医院答复不接受赔偿。
2020年4月8日,我找到黄福林,让他出一份证明,证明我们2018年11月26日至2019年1月8日到医调委调解过,黄福林不同意。之后我们查到2018年11月26日至2019年1月8日与黄福林频繁的通话记录,及1月8日到1月28日,我们与黄福林无任何通话的情况。
2020年4月13日,我们将截载图发给了黄福林后,黄福林才答应开证明。
2020年4月14日,我们在信访大厅找到黄福林,在开证明当中,对1月8日医调委调解结束之事实,一直否认。但他承认之后的调解是受卫健委委托,同时又强调后期的调解是属于医调委在调解。因黄福林不愿意开出事实求是的证明,导致我们没拿到证明。与事实不符的证明我们也不会要。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说了又怎样 于 2020-4-30 13:17 编辑

4月14日,与黄福林争辩时,黄福林承认了二个事实:
一、黄说:卫健委是通知我了,然后讲你们双方还愿意调解
二、黄说:是卫健委要求的,不要求,我不会再调解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

第二十二条 发生医疗纠纷,医患双方可以通过下列途径解决:

(一)双方自愿协商;

(二)申请人民调解;

(三)申请行政调解;

(四)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五)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途径。


卫健委是行政调解,医调委是人民调解。是互相独立的二个机构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说了又怎样 于 2020-4-30 13:54 编辑

1、卫健委无权指派或者行政命令让医调委黄福林做事,只能是一种事实上的委托或帮忙

2、我们是接受卫健委的调解,后期才与同黄福林接触的


3、医调委也不是主动出来组织多方调解的,事实是为卫健委在做事,具体他们之间是如何约定,是他们二个机构的事,改变不了我们只是接受了卫健委的调解事实。


所以,黄福林强调后期的调解是属于医调委在调解。是毫无道理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事,另有隐情,后面会继续
 楼主| 发表于 2020-4-30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说了又怎样 于 2020-4-30 14:25 编辑

证明的事继续:
4月14日下午,我们到司法局找到黄福林的分管领导说明情况。离开司法局不久,又接到司法局领导电话,让我们去看黄福林写的证明是否合适。在领导办公室,黄福林逐字读了一遍证明,我说自己再看一下,在我看的时候,分管领导,把证明上的调解“终结”改成“中止”,说第二天打印好盖上章让我去拿,我拍了一张证明的底搞。回家后,我家属看了,认为事实就是调解结束了,应该用“终结”。于是与分管领导沟通后,领导同意改回为“终结”。第二天(4月15日),去拿证明时,因黄福林出差,让同事带话说,字没改,要是改字,还需要去找领导。我们再次电话与分管领导沟通,领导同意改为“终止”,我们也认为更确切,与《
医疗纠纷预防和处理条例》文件用词一致。4月16日,我们询问领导是不是通知黄福林改过来了,岂料分管领导再次改变主意,不同意改为“终止”。之后,他们一直坚持说是“中止”。他们认为,“中止”的调解可以恢复, “终止”是不可恢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956396299 18005636110 ( 皖ICP备19009585号-1 )

GMT+8, 2020-6-7 11: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