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德社区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953|回复: 1

[旌德党史] 中共旌德地下党组织 成功营救梅大栋越狱始末(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5 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旌德地下党员  梅树基   讲述  
梅大樑后人           重述
  
笨鱼鱼             整理






当初,得知梅大栋等人被捕之后,旌德地下党组织连夜召开会议,商讨营救方案。当时是考虑了两套营救方案:


第一套方案,是打算走官方正常渠道,派人上省请愿。也就是派人到安庆,向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反映问题,这在当时看来,算是上策


第二套方案,才是考虑越狱计划,再者,探讨其他各种营救的可能性。 越狱乃是不得已而为之!算是中、下之策


因为一般情况下,越狱成功的可能性很小,谁的心里都没有把握。而上省请愿,看似很能行得通,很有希望!


确实,上省请愿这套方案原本也是能行的,的确很有希望!因为,他们只是组织个平民教育促进会,提倡改革教育,反对教育腐败,最多算一激进的群众组织。也没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他们是共产党。


但是,这时大家还都不知道啊!这次被抓,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因为平民教育促进会反腐败的事情,这个案件当时已经被视为皖南的大案、要案!后来,还惊动了蒋介石!


其实,这次大家被抓,主要是因为组织内部出现了叛徒。这个叛徒呢,他不是别人,正是当时三溪小学一起参加会议的一个教员,名字叫做赵允鸿。


这个叛徒,首先他是认识梅大栋、梅大梁兄弟二人的,而且,他也曾经多次参加过平民教育促进会的内部会议。为了邀功请赏,他就去找伪县长告了密:说梅大栋、梅大梁两兄弟,别看他们组织什么平民教育促进会,反对什么腐败,其实,他们两个全都是共产党!平民教育促进会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


当时,梅大栋与平民教育促进会有关的几个负责人当即被抓。由于叛徒的告密,伪县长吕宝璋在抓捕了梅大栋等人之后,又连夜派人赶去里八都仕川,去抓梅大樑。


第二天早上,梅大樑正在给学生上课,结果就被伪县长派去的人给五花大绑地押走。不巧的是,他们还从梅大梁的住处,搜到了几本革命书籍和一些进步刊物。这同时也就坐实了梅大栋、梅大梁两兄弟是共产党的可能!之后,梅大梁也就被单独关押,更加被多名岗哨严密看管。


如果这时有人上省请愿,其实是相当危险的!去几个人就会被抓几个!


可地下党组织开会的那天晚上,还没有人知道梅大梁第二天也会被抓!大家都不知道这次是组织内部出了叛徒啊!梅大樑当时还远在仕川,那边看起来一切风平浪尽。大家谁也没想到这回是组织内部出现叛徒,还都以为仅仅是反对教育腐败,遭到旌德地方腐败官僚的报复。


当晚,梅大栋的堂哥梅树基,就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他要上省请愿!他准备到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去申诉、反应梅大栋等人被抓的具体情况,陈述旌德县教育腐败的事实。然后,两三天内尽快赶回。事不宜迟,他决定连夜就出发!他也就只带了些反映教育腐败的材料。


但大家也还都不熟悉:伪县长吕宝璋这个人!他是个浙江人,浙江东阳的。他之前在北伐军部队里干过,极具军事斗争经验!这是个极其狡猾的家伙!他早就料到会有人用上省请愿这一招,他预备来个先下手为强


伪县长吕宝璋在部署人抓了梅大栋之后,当天夜里一边安排人去里八都抓梅大梁,一边也是连夜动身,出发去省里汇报旌德这边抓共产党的情况,在他看来,这将会是个轰动全国的大案。


当时的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在安庆,离旌德不远。梅树基很快也就赶到了安庆。


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梅树基就赶到了省城安庆。刚想歇下脚。肚子也实在有点饿了,就在车站旁边,找了一家面馆,叫了一碗面。就坐在正中那个面对面馆大门外的位置上,一边小心地观察着门外,一边开始吃面。


大清早的,面馆里也没有什么人,就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吃面。


可是,当梅树基吃面刚刚吃到一半,面馆门口突然就走进来这么个人!


这个人看起来很面熟,不是别人,正是伪县长吕宝璋!


梅树基心知不好,怎么这个家伙也到省里来了!


不过,转念又想,或许这人还不认识他。于是他强作镇定,把帽沿往下拉拉,继续低下头来吃面。


而这伪县长呢,似乎也并没认出他来。他只往面馆四下里到处看了看,之后就在门的一边,有些靠门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也叫了一碗面。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这个人他就守在门边!


梅树基想不管他了,先吃完面再说。于是,就静下心来,不慌不忙地把面吃完。付完账,往门外走去。


经过伪县长旁边,他还用眼角的余光暗暗瞟了一眼,见那吕宝璋还在低头专心吃面,一碗面好像刚刚才吃到一半。梅树基心中暗喜:这家伙果真没认出他来,于是,他就大步向门外走去!… …


也就在梅树基刚刚走出大门时。这伪县长剩下半碗面也不吃了,迅速一个回身,踹开凳子,从背后来个环抱,一步上前将梅树基拦腰抱住,两人一下子滚倒在地上。


谁也没想到啊,吕宝璋这家伙不动声色,原来他一直是在装!其实,梅树基过去在县里经常参加游行,总是抛头露面,这伪县长又怎会不认得他呢?


这人是在军队干过的啊,身手很好。他将梅树基拦腰抱住,顺势压倒在地。而这个梅树基呢,也毫不含糊。他曾是汉阳兵工厂(子弟学校总事务处)的主任,也曾和谭梓生一起参加过罗荣桓的通城起义!他也有过战斗经验!这时两人就开始在地上翻滚,撕打起来,一时间难分胜负! … …


伪县长一边死死抱住梅树基,不管怎样,他就是死不松手,一边开始大声在喊:抓共党啊、抓共产党啊,这个人就是共产党!… … 快来人抓共产党啊!… …”不好!这喊声一起,听说有共产党,顿时引来了大批警察,个个端着枪,将两人团团围住,紧接着,两个人都被带到警察局。


伪县长吕宝璋没事啊,他有证件。他是旌德县的县长,这次是到省里来汇报工作的,说有重大案情要向省里汇报。没多久他就被释放了。被放时还一再地指证:说这人是旌德本地的,曾多次见他参加过游行活动,十有八九是个共产党!你们千万别放他走!又说共产党肯定还会再派人来的,你们一定要埋伏在车站附近,要准备抓人!要来一个抓一个!


梅树基呢,他死活就是不承认!也不论你怎么折磨他,他一口就咬定:自己不是共产党!完全是被冤枉的!他和县长之所以会打起来,完全是因为过去曾有过私人恩怨,县长纯属挟私报复!他是冤枉的!这次是来省城是反应当地教育腐败问题的!就算是县长,那也不能:说谁是共产党谁就是共产党吧?要有证据!


警察在他身上始终也没搜出任何能说明他是共产党的证据,确实也只发现一些反腐败的举证材料。虽有人证、但没物证。又因有县长指证他曾参加过共产党组织的游行活动,所以,他也没那么走运。虽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共产党,但他这个人是绝对不能放的!需要进一步“教育、感化。后来,就以扰乱社会治安之类的罪名,判了四年。梅树基就这样被关进了省城安庆监狱!… …


旌德地下党组织后来得知梅大梁也已被抓,之后,又见梅树基去安庆后,一连数日,始终未归。也就知道安庆那边已经出事,不便再派人继续前往!第一套营救方案,就此宣告失败!


这时,旌德地下党组织就开始重点研究第二套营救方案,开始部署新的计划。


这第二套营救方案,也就是后来成功实施的越狱行动!






发表于 2017-4-5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还有这一段历时!
都可以拍电影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956396299 18005636110 ( 皖ICP备11015516号 )

GMT+8, 2019-3-22 13: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